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慧香名师工作室

香香语文在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首批享受河南省政府特殊津贴专家,中原名师,河南省名师,河南省教师教育专家,中国教育学会会员,全国优秀教师,全国优秀班主任,全国百佳语文教师,河南首届最具成长力教师,省学术技术带头人,省教学标兵,省教学技能大赛一等奖获得者,新乡市名师。撰写的百篇教育教学论文和文学作品在《写作》《语文报》《语文教学通讯》《班主任之友》《考试报》《语文教学之友》《作文教学研究》《作文导报》《年轻人》《现代语文》《学习报》《语文教学与研究》《语文学习报》《学子读写》《作文周刊》《河南教研》《教育时报》《辅导员》等报刊发表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春夜的幽灵——台静农  

2008-07-31 19:16:54|  分类: 经典美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春夜的幽灵-台静农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魂来枫林青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魂返关塞黑

       我们在什么地方相晤了,在梦境中我不能认出;但是未曾忘记的,不是人海的马路
上,不是华贵的房屋里,却是肮脏的窄促的茅棚下,这茅棚已经是破裂的倾斜了。这时候,
你仍旧是披着短发。仍旧是同平常一样的乐观的微笑。同时表示着,“我并没有
死?”我呢,是感觉了一种意外的欢欣,这欢欣是多年所未有的;因为在我的心中,仅仅剩
有的是一次惨痛的回忆,这回忆便是你的毁灭!
       在你的毁灭两周以前,我们知道时代变得更恐怖了。他们将这大的城中,布满了铁
骑和鹰犬;他们预备了残暴的刑具和杀人机。在二十四小时的白昼和昏夜里,时时有人在残
暴的刑具下忍受着痛苦,时时有人在杀人机下交给了毁灭。少男少女渐渐地绝迹了,这大的
城中也充满了鲜血、幽灵。他们将这时期划成了一个血的时代,这时代将给后来的少男少女
以永久的追思与努力!
       “俞也许会离开这个时期的!”我有时这样地想,在我的心中,总是设想着你能够从
鹰犬的手中避开了他们的杀人机;其实,这是侥幸,这是懦怯,你是将你的生命和肉体,整
个地献给人间了!就是在毁灭的一秒钟内,还不能算完成了你,因为那时候你的心正在跳动,
你的血还在疯狂地奔流!
       在你毁灭了以后的几日,从一个新闻记者口中辗转传到了我,那时并不知道你便是
在第一次里完结了;因为这辗转传出的仅是一个简单的消息。但这简单的消息,是伟大的、
悲壮的。据说那是在一个北风怒啸的夜里,从坚冰冻结的马路上,将你们拖送到某处的大牧
场里,杀人机冷然放在一旁,他们于是将你们一个个交给了。然而你们慷慨地高歌欢呼,直
到你们最后的一人,这声音才孤独地消逝了!自我知道这消息以后,我时常在清夜不能成寐
的时候,凄然地描画着,荒寒的夜里,无边的牧场上,一些好男儿的身躯,伟健地卧在冻结
的血泊上。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其间。
       一天清晨,我同秋谈到这种消息,他说也有所闻,不过地址不在某处的牧场,其余
的情形都是一样的,但是他也不知道其间有你。忽然接到外面送来的某报,打开看时,上面
森然列着被难者的名字,我们立刻变了颜色。这新闻是追报两周以前的事,于是证实了我们
的消息,并且使我们知道被难的日了。 
       这一天的夜里,也许我还在荧灯前无聊的苦思,也许早已入梦了,反正是漠然地无
所预感。然而我所忘不了的仍是两周后的一个清晨,报上所登的名字有你的好友甫。回忆那
三年前的春夜,你大醉了,曾将甫拟作你的爱人,你握着他,眼泪滴湿他的衣;虽然这尚不
免少年的狂放,但是那真纯的热烈的友情,使我永远不能忘记。你们一起将你们自己献给了
人间,你们又一起将你们的血奠了人类的塔的基础。啊,你们永远同在!
       三年前,我同漱住在一块,你是天天到我们那里去的。我们将爱情和时事作我们谈
笑的材料,随时表现着我们少年的豪放。有时我同漱故意虚造些爱情的事体来揶揄你,你每
次总是摇动着短发微微地笑了。这时候我们的生活,表面虽近于一千六百年前魏晋人的麈尾
清淡,其实我是疏慵,漱是悲观,而你却将跨进新的道路了。
       第二年你切实地走进了人间以后,我们谈笑的机会于是少了。但是一周内和两周内
还得见一次面的。渐渐一月或两月之久,都不大能够见面了。即或见了面,仅觉得我们生活
的情趣不一致,并不觉着疏阔,因为我是依然迷恋在旧的情绪中,你已在新的途中奔驰了。
       去年的初春,好像是今年现在的时候,秋约我访你,但是知道你不会安居在你的住
处;打了两天的电话,终于约定了一个黄昏的时分,我们到你那里去。你留我们晚餐。我们
谈着笑着,虽然是同从前一样的欢乐,而你的神情却比从前沉默得多了。有时你翻着你的记
事簿,有时你无意的嘴中计算着你的时间,有时你痴神的深思。这时候给我的印象,直到现
在还没有隐没,这印象是两个时代的不同的情调,你是这样的忙碌,我们却是如此的闲暇,
当时我便感觉着惭愧和渺小了。
       以后,我们在电车旁遇过,在大学的槐荫下遇过,仅仅简单地说了一两句话,握一
握手,便点着头离开了。一次我同秋往某君家去,中途遇着你,我们一同欢呼着这样意外的
邂逅。于是你买了一些苹果,一同回到我的寓处。但不久你便走了。秋曾听人说,你是惊人
的努力,就是安然吃饭的机会,也是不常有,身上往往是怀着烧饼的。
       不幸这—次我送你出门,便成了我们的永诀!这在我也不觉着怎样的悲伤,因为在
生的途上,终于免不了最后的永诀;永诀于不知不觉的时候,我们的心比较得轻松。至于你,
更无所谓了,因为你己不能为你自己所有,你的心,你的情绪早已扩大到人群中了。况且在
那样的时代中,时时刻刻都能够将你毁灭的;’即使在我们热烈地谈笑中,又何尝不能使我
们马上永诀呢?
       春天回来了,人间少了你!而你的幽灵却在这凄凉的春夜里,重新来到我的梦中了。
我没有等到你的谈话便醒了,仅仅在你的微笑中感觉着你的表示“我并没有死”。
       我确实相信,你是没有死去;你的精神是永远在人间的!现在,我不愿将你存留在
我的记忆中,因为这大地上的人群,将永远系念着你了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