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慧香名师工作室

香香语文在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首批享受河南省政府特殊津贴专家,中原名师,河南省名师,河南省教师教育专家,中国教育学会会员,全国优秀教师,全国优秀班主任,全国百佳语文教师,河南首届最具成长力教师,省学术技术带头人,省教学标兵,省教学技能大赛一等奖获得者,新乡市名师。撰写的百篇教育教学论文和文学作品在《写作》《语文报》《语文教学通讯》《班主任之友》《考试报》《语文教学之友》《作文教学研究》《作文导报》《年轻人》《现代语文》《学习报》《语文教学与研究》《语文学习报》《学子读写》《作文周刊》《河南教研》《教育时报》《辅导员》等报刊发表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长垣县志》  

2011-07-18 21:56:02|  分类: 历史长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**长垣县志**


长垣概述:长垣县位于河南省东北部,隶属新乡市,地处豫北平原,位于东经114。29’—114。59’、北纬34。59’—3。23’,东靠黄河,与山东省东明县隔河相望,西(北)邻滑县,南界封丘,北依濮阳,居汴、新、濮、荷等城市群中心。县境南北长45公里,东西宽35公里,总面积1051平方公里。
   
   全县辖17个乡(镇),724个自然村,583个行政村,总人口74.8万人。长垣古称蒲、匡,历史悠久,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,长垣大地星汉灿烂,许许多多治国安邦之才脱颖而出。明朝年间,就有“满朝文武半江西,小小长垣七尚书”之赞誉。
长垣建置沿革:此地春秋时为卫国匡邑,战国时为魏地.秦置长垣县,隶三川郡.隋开皇间改日匡城县,以县南古匡城得名。后或日长垣,或日匡城,或日鹤丘,多次反复,县治亦因河患而时有迁徙。自赵宋易鹤丘复长垣后,名遂不变。长期隶开封府,金泰和间以隔河不便,改隶大名路(府)开州,直至清末。民国后为直隶省(或河北省)属县。解放后,1952年撤平原省,,此县划归河南省濮阳专区,1954年划归安阳专区,1985年划归濮阳市.1986年为新乡市辖县.
长垣历届修志:明代县志纂修于正统前(1436年前),有《文渊阁书目》著录《长垣县志》一种可证,正德间残本尚在,后人谓其“疏而固,简而滞”,(正德《长垣县志》胡锭序)除此,其它内容皆不知.此后明代凡四修:一为正德十一年(1516)知县张治道志。二为嘉靖二十年(1541)杜纬志,书存,此书为前书之增补本,前书内容全部保存下来,故实为一书,因之亦不能称前书为佚。三为隆庆、万历之际所修者,知县胡宥监修,邑人赵宰纂,万历七年(1579)刊,见《内阁藏书目录》与《千顷堂书目》著录,曰“胡宥志”.胡有,南直隶休宁(今安徽休宁县)人,隆庆五年(1571)进土,万历初来任.赵莘,字师尹,号任斋,嘉靖三十八年(1559)进士。
   此书佚,但胡宥之序,赵莘之“小引’均存。四为万历三十一年(1603)知县张文炫志,赵宰子赵浩纂。文炫,山东安丘人,万历二十丸年(1601)进士,并于同年来任知县。赵浩,举人,曾官信阳州知州.清代亦四修:康熙宗琼志全录万历张志,仅于职官目中略增数页,此书存,万历志竟藉此保存未佚.后嘉庆、道光、同治三朝凡三修,均存.另雍正八年(1730)知县胡承麟因旧志续辑志稿四卷,书未成而佚,故不计,但胡之一篇序却保存下来.承磷,安徽径县人,雍正元年(1723)进士,六年(1728)来任。七十年后,至抗日战争时期,最后一部旧志出版于民国33年(1944).
   自明代以来,长垣县共修长垣县志志书九种,如正德志与嘉靖志合二为一,万历志与康熙志合为一,则为七种。明正德前与清雍正间所修之志均未计。

【正德】长垣县志  九卷
上海古籍书店1946年影印天一阁嘉靖二十年(1541)重刊本
    知县张治道、杜纬修,县库生刘芳、王汉等纂辑,开州王崇庆校正。治道,长安人,正德九年(1514)进士十一年(1516)来任。杜纬,陕西蒲城县举人,嘉靖十七年(1538)来任。

    先是张治道来任之翌年,病旧志之疏简,乃命刘芳等纂新志以献,为书九卷,三月而成。二十余年后,杜纬知此县,谓刘芳志“滥而寡要”,故继之以校刊,遂成是编。此实张治道原修,杜纬增补本,无法一分为二,故合而志之。

    书凡九日:日地理、田赋、祠祀、建置、官师、人物、选举、古迹、文章。下各领于目若干。卷前有张志道与王崇庆序备一篇,以及图若干幅,志例若干条;卷后又有正德间胡锭与嘉靖间杜纬后序各一篇。王序对方志之重要性、如何修志、以及此九目设置之旨要,多有阐明,可见明人之方志观念。

    全书共九卷,前八卷八门仅占全书五十八叶,而最后文章一门竟达九十五叶之多,畸重畸轻极为明显。与文章一门相比,其它各国疏略。如因赋一目,理应丰富充实,因此时各地差役之繁,扰民之烈,为社会头等大事,而此竟记载无多。王崇庆之序曰:“志田赋……吾欲其无效暴横已矣!”岂非空话!惟此中马政小目,倒颇有内容,为它志所少有,不失为有用资料。

    各目,以至某些小目,几皆有王崇庆的评论,题日:“王子曰”,多卑猥不能卒读。亦有朴实可喜者,如其评地理曰:“垣无山,乃若冈陇丘阜则有之,犹吾开也;今书山而未见其山,非所以敦信也。若夫大河,则四渎之一而望于天下者,垣不得而擅其有也,但日河流经其东南可也。”这不啻给那些泥古不化,欲将天下之名胜据为己有者当头一棒,实快人快事也。

    文章一门,内容庞杂,所辑录者多有与本县无关者:如比干,商代贵族;蘧伯王,卫国大夫,与长垣何干?班昭之《东征赋》,从京师出发写起,一路走来,跋涉千里,路经长垣,凡此均拉入县志,是为失体。但此目中也有可取者,如本志主修杜纬之妻疏三篇:一日《代奏马政疏》,二日《弥水患文移》, 三日《为乞怜消乏里甲查例归并以安贫庶文》,针对该县水患、里甲、马政三大问题,为民请命,是方志中的重要文献。

    间有分类之误,如兵戎置于田赋;灾样,灵异、闻异等小目置于古迹,顺便在此指出。此书见《千顷堂书目》、《天一阁藏书总目》、《天一阁见存书目入《稽瑞楼书目》著录,或著纂修,或著年代,皆无误。较早之《晁氏宝文堂书目》仅着书名,按其年代,亦应为此书。

    此志正德间原刊本已不存,现有嘉靖二十年(1541)重刻本只一帙藏宁波天一阁。另北京图书馆有嘉靖三十四年补刻本。

【康熙】长垣县志  八卷
(清)康熙十九年(1680)刊本
    张文炫原本,宗琮增修,王元亘增纂。 文炫,山东安邱人,进士,万历二十七年(1599)来任知县。琮,陕西径阳县人,进士,康熙九年(1670)来任知县,十四年以丁忧去任,十六年起复仍补长垣知县。元亘,本县人,举人,任武进县知县。

    宗琮初次来任,以邑志八十余年未有增补,乃见商于本邑人湖广督学道部焕元,集县学生员,网罗旧闻,粗分条例,准备编辑,但很快即以丁忧去。复补本县,时奉大名府修志檄,乃取万历张文炫所修县志,以王元亘等人编次,依旧志体例类目增删而成,当年刊行。

    书凡八卷,每卷各为一志:卷一绘图、封域,卷二建置、学校、民土,卷三职官、人物,卷四人物,卷五、六旧志艺文,卷七、八新志艺文。共领五十六目,卷前有部焕元序,宗琮序,修志姓氏,目录,书后无跋。

    宗琮谓此志“条例名目悉从旧制”,查其内容,于明万历旧志多所保留,并将旧志原有内容予以注明,旧录与新修十分显明。全志除风俗外均有新增,并于人物卷增勋业一目。其新增者以明末清初为主。如户口除万历三十一年(1603)数额外,增入顺治五年、六年、十八年(1648、1649、1661)、康熙十九年(1680)的统计数字。土田增入顺治初年、十八年、康熙十六年、十九年(1661、1677、1680)之数额。灾异国自明崇祯十三年至十七年(1640--1644)的蝗、旱灾害以及袁时中造反、刘方谅入城追饷等事,记载具体翔实。它目如山川,鉴于本县田野平旷无高山大川,县南多黄河支流,遇秋易滋的特点,十分重视防汛,将明代以来黄河的历次灾害以及各防黄堤坝—一记载。古迹目所收颇精,多春秋遗迹,其中古城占有很大分量,均能引证史、地之书,并注意挖掘资料。如匡城,有“明正德十二年土人掘地得石,有匡城二字”的记载。新艺文志采收较精,如《司李靳公传》记述明末李自成农民军在长垣事颇详,《请免柳束文》反映了康熙九年(1670)黄河决牛市口事等,很有价值。

    此志保存了万历旧志内容以及明末清初的大量资料,有较高价值。书中存录有明隆庆五年(1571)、万历五年(1577)、七年(1579)、三十一年(1603)共四篇序,是研究快志的宝贵资料。

    是志除十九年(1680)本外,另有康熙三十九年(1700)刊本,为知县周卜世增辑,仅增职官数页。

【嘉庆】长垣县志  十六卷
(清)嘉庆十五年(1810)刊本
    知县李于垣修,杨元锡纂。于垣,字紫峰,山东安丘举人,嘉庆十二年(1807)莅任。元锡,字云珊,江苏阳湖(民国后并入武进县)贡生,曾主纂《枣强县志》。

    有清以来,《长垣县志》零落已久。康熙志全录万历志,实难以为书。雍正续修志四卷,仅为手稿,断简残编,瞬即散失殆尽。实际上,至此县志失修已在二百年以上。李于垣莅任后,县人一再以修志为请,遂于嘉庆十三年(1808)开局编纂,翌年八月脱稿。为书十六卷,图十六、表四、书五、记三、录三。其目日:卷一图考,卷二沿革表,封爵表,卷三职官表,卷四选举表。卷五地理书,卷六建置书,卷七日赋书,卷八典礼书,卷九事纪书,卷十循政记,卷十一人物记,卷十二列女记,卷十三、四艺文录,卷十五金石录,卷十六叙录。

    是志之纂修,为时不足期年。纂修杨元锡谓其于此期间,考证群书,穷究诸史,以正旧志之伪,并遍访村落残碑断碣,以补其缺略。查其于典籍详征博引,此于沿革考、地理志中可以略见。卷十五金石录仅收明代碑、钟金石文字便在一百二十件以上,可见遍访残碑断碣之言并非饰辞。主修李于历谓此志“体例既严,取裁亦慎”,就全书言,此论可称公允。但此书之价值远不止此,就长垣方志编纂史而言,此实二百余年间惟一完整的一部方志。如前所言,康熙志为明万历志之重刊本,自非清志,雍正志早佚,后此之道光志、同治志为续修、增续修本,固不能视为一无可取,但其疏略、简陋,实不能称为完整志书。

    是编之优势在于考证,如前所言,沿革考就是一例。此目引证典籍在二十种以上,从古老的《禹贡》到发刊不久的《明史》,极尽征引;地理志中古迹一目亦如此。乾嘉之际,河南各县所修之方志多有此特点,如乾隆五十二年(1787)的《登封县志》,五十四年(1789)的《偃师县志》,嘉庆四年(1799)的《安阳县志》,七年(1802)的《浚县志》等,形成一派,影响甚为深远。

    事纪书中故事一目详于古而略于今,特详于先秦,实有违志例。但对明代正德之后,连绵不断的农民军起义,均有记载,虽极简短,却略具梗概。对李自成农民军在此地建立县政权有所记录。田赋中丁匠一目谓县纳班匠役一百一十九名;杂税目对店铺、牙行、房地、牛驴等杂税均有具体银数,此种资料,为它志少有。此等农民战争资料与经济史资料,均有参考价值。此书图、表、韦、纪、录五体俱全,大致可观,间有泥于形式完整而陷于迷途者,如卷九大事。标目日事纪书,既纪且书,于文义似不能解。

    此书见《八千卷楼书目》著录。

【道光】续长垣县志  上下两卷
(清)道光二十九年(1849)刊本
    知县葛之镛、陈寿昌修,蒋庸、郭馀裕纂。之镛,字藕生,湖南善化(旧县名,民国后并入长沙县)举人,道光二十六年(1846)莅任。寿昌,江西南城县举人,道光二十九年(1849)莅任。蒋庸,江苏常熟县举人。郭馀裕,湖南长沙举人。

    道光二十八年(1848),大名府檄属县修志,以备府志采用,县令葛之镛遂因嘉庆旧志成此续志二卷,继任陈寿昌踵其成。

    书两卷。其自为:建置志,地理志,典礼志,职官志,选举志,为上卷;人物志,事物志,金石志,艺文志,为下卷。

    此书九志,俨然一部完整著作;其实徒有此纲目虚名,而内容则缺略简陋。此去嘉庆志之纂修近四十年,人事纷繁,可补可续应采入志者何可胜数!对前志亦可详其略,续其无,补其缺,参其误,总之,大有文章可作。但此志对每门的增补不过寥寥数条而已。建置志仅续兵防一目,不到两页;地理志续两条,不到百字;金石志续两条,亦不到两页。在方志史中,后人续修、增修者多矣,如此疏略,并不多见。盖奉檄修志,敷衍了事而已。然陈寿昌竟日:“余受而读之,年经事纬,无滥无遗,麟麟然,炳炳然,轹董狐而凌班马”。此尽虚夸之言。

    嘉庆十八年(1813),滑县天理教徒攻占县城,数败清兵,邻县长垣、东明、曹县、定陶等地的教徒纷起响应。此县天理教首领王元士率众起义,毙县令赵伦.一叶知秋,清帝国已走向下坡。下卷事物志中故事一日载有此事,采访得来,虽甚简略,但事之梗概已交待清楚。沙里淘金,此一则为有价值的资料。

    是志书除原刊本,又有同治十二年(1873)刻本。

【同治】增续长垣县志  二卷
(清)同治十二年(1873)刊本
    观佑、费源修,齐联芳、李元鹏纂。观估,镶黄旗满人,同治十一年(1872)来任知县。费瀛,江苏吴县人,监生,同治五年(1866)来任知县,十二年(1873)回任。联芳,直隶蠡县(今河北台县)举人,本县教谕。元鹏,直隶静海县(今天津市静海县)举人,本县训导。

    同治十年(1871)直隶总督李鸿章以修《钱辅通志》,饬府县修新志以供采择,县令观佑遂延县教谕、训导二人共理是业,稿成,适费瀛回任,为之付梓问世。书仿道光志仍为上下两卷,惟目录增至十九门,日疆域、山川、城池、学校、户口、田赋、仓廒、盐政、津梁、驿站、河渠、祠祀、职官、仕进,为上卷;选举、人物、艺文、武事、杂志为下卷。另附县境黄河新图与试院图二幅于卷前。

    是编纂修前不久,本地区发生两件大事,有关全局,有关中国历史的进展,被载入史册。一是河决铜瓦厢,黄河改道,给冀鲁豫三省带来的影响;一是太平军与抢军对封建势力的大扫荡,加速了清王朝的崩溃。县志在这两方面多有记载,为之生色,其它各国均可从略。

    咸丰五年(1855)河决兰仪县钢瓦厢,滚滚黄流冲入县境,即时冲没村庄107座,后又两次在境内改道,又冲没村庄195座,前后共冲没村庄302座,几占全县总村庄的三分之一,人民生命则产的损失无法计算。是书上卷疆域之长垣县地图说详予记载,应是一件珍贵资料。

    下卷武事为记载捻军在此县活动的专目,另人物目中亦记载特详。咸丰十一年(1861)十月十二日,捻军在谷家集大破地主团队;十二月十四日又在王场大破另一股地主团队;共击毙团队头目四十余人,团丁八百余人,可知战斗之激烈。地主武装闻风丧胆,广大农民扬眉吐气。

    其它目繁事简,失之疏陋,惟职官、选举则属例外,此去前志之纂修仅二十余年,续补已足。户口一目极详,起自嘉庆十五年(1810)下逮同治十一年(1872)共六十二年,年年有记载。以道光二十年(1840)至同治十一年的资料看,计三十余年,中经黄河改道与战争,人口的死亡与流离失所,情况一定十分严重;但此三十余年间,户数六万,口数三十一万的大数始终未变,这是不可能的,此足以证明其资料失实。

【民国】长垣县志  十六卷首末各一卷
(民国)33年(1944)开封佩文印刷所铅印本
    徐璞修,宋静溪纂。徐璞任日伪统治时期伪县知事,经历不详。宋静溪,邑人,经历不详。

    民国24年(1935),该县设局修志,后因日军入侵中断。这部县志修于民国33年(1944),正是中日战争处于十分紧张的关头,因此,纂修人只能以嘉庆、道光、同治三部旧志为蓝本,大肆抄袭。同治后的资料,可能抄自民国24年(1935)所编的志稿,大事志截至民国19年(1930),而属于该志所纂修资料则寥寥无几。

    本志凡十六卷首末各一卷。卷首:序、修志姓氏、目录、几例、图,下为大事志、疆域志、地理志、行政志、财政志、教育志、实业志、风土志、职官志(附封爵)、循政志、选举志、人物志、艺文志、金石录等十三门,除金石录外,每门各领若干细目。卷末志余(杂志、县志崖略),有宋静溪撰本志纂修经过。

    这部县志突出表现了长垣县交通蔽塞、水灾频繁的特点。在实业方面虽没办什么工业,但记述了手工业的情况。卷十二人物志中记载了同治年间捻军、咸丰年间山东农民军起义活动情况。长垣滨河,屡遭河患,故有关黄河决口,以及沟渠、堤防等记载特详,甚至记载了民国27年(1938)6月“河决中牟县”的情况。艺文志中收录了大量碑记,如《八蜡庙述异碑记》、《长垣创修土埝碑记》、《历代殉河先贤祠碑》等记载了黄河泛滥和其它自然灾害的史实;《大王灵迹记》、《傅寨友助寨碑》、《闻长垣贼警记事十首》及卷末杂志中,记录了捻军、林清等农民军活动情况;《修茸兴国寺小学校碑记》、《秉心李公懿行碑》、《崔景甫先生懿行碑》记载了办学、办实业情况,所有这些均是有参考价值的史料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7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